-作者葦歡歡的一本小說《葦歡歡沈鶴淵》,它給我們帶來的精彩內容片段:...

“經本庭宣判,被告人葦歡歡犯盜竊罪,根據刑法第264條,判處有期徒行三年!”

沈鶴淵泛白的唇顫了顫:“為什麼?”

“小叔忘了嗎?這個罪,是你判給我的。"

上天判我死行,由你親手執行。

氣氛沉默了一會兒,沈鶴淵看著她微顫的手,收緊了拳。

"上訴吧。”

葦歡歡神色微滯:“不用。”

沈鶴淵被她毫不抗爭的態度惹得多了絲莫名的心煩。

他擰著眉,語氣多了分惱意:“你怎麼就不能把當初糾纏我的精力放在眼前的正經事上?”

葦言,葦歡歡隻是低著頭不說話。

沈鶴淵臉一沉:“三年後出來,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你還能指望自己給你奶奶一個無憂無慮的晚年生活嗎?”

葦歡歡抓著衣服的手緩緩收緊,依舊是一言不發。

“葦歡歡!”沈鶴淵低吼了一聲,眉眼間滿是遮不住的怒火。

氣氛沉默了一會兒,沈鶴淵看著她微顫的手,收緊了拳。

“上訴吧。”

葦歡歡神色微滯:“不用。”

沈鶴淵被她毫不抗爭的態度惹得多了絲莫名的心煩。

他擰著眉,語氣多了分惱意:“你怎麼就不能把當初糾纏我的精力放在眼前的正經事上?”

葦言,葦歡歡隻是低著頭不說話。

沈鶴淵臉一沉:“三年後出來,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你還能指望自己給你奶奶一個無憂無慮的晚年生活嗎?”

葦歡歡抓著衣服的手緩緩收緊,依舊是一言不發。

“葦歡歡!”沈鶴淵低吼了一聲,眉眼間滿是遮不住的怒火。

他不明白,為什麼葦歡歡要用這樣無所謂的態度去麵對人生。

隻要她願意說一句自己是無辜,他就會竭儘所能的幫她。

葦歡歡抬起通紅的雙眼,顫聲道:“小叔,再麻煩你一次,去幫我跟奶奶說我學習時間要延長了。”

沈鶴淵緊繃著臉,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她。

半晌,他扔下一句“你除了撒謊還會什麼”便起身離去。

葦歡歡呆呆地看著麵前空蕩的座椅,強忍了半天的淚水滾了出來。

她真的好想告訴沈鶴淵自己是無辜的,自己有多少委屈都憋在心裡。

但她不能說,就是為了給葦奶奶一個無憂無慮的晚年生活,所以她不能說。

突然,窒息感夾雜著心口的鈍痛如潮水湧來,葦歡歡麵色一白,捂著胸口摔倒在地。

門口的獄警一驚,忙去扶她:“你怎麼了!”

葦歡歡的五官因為痛苦似是快要扭曲了,她張著嘴,猛地吐出一口鮮血。

“快叫救護車!”獄警朝外頭喊了一聲。

監獄外。

沈鶴淵坐在車裡望著那壓抑感十足的鐵門,握著方向盤的手越收越緊。

本來就一團亂的心在想起葦歡歡那憔悴的模樣更像被荊棘纏繞著似的刺痛起來。

他收回視線,靠著椅背深深吸了好幾口氣。

當晚。

葦歡歡眼神空洞地望著鐵欄外的走廊。

想到獨自在家的奶奶,她鼻尖一酸,險些落淚。

忽然,女警王琳過來打開了門,幾個民警拿著一個燃著蠟燭的小蛋糕走了進來。

王琳溫和地笑了笑:“我看了下你的身份證,今天是你二十歲的生日,雖然你家人不在,但我們都會陪著你。”

其實大家對葦歡歡的情況都很同情,但情法不能混淆,隻能用他們的方法讓葦歡歡不那麼孤獨。

葦歡歡眸光一怔。

她的生日……

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哪天,現在的生日是按照葦奶奶撿到她那天算的。

葦歡歡還記得,八歲那年,有人告訴自己她是被奶奶領養的。

她不明白領養是什麼意思,就去問葦奶奶。

奶奶說:“領養的意思就是彆的孩子是在媽媽肚子裡長大的,念念是在奶奶心裡長大的。"

想到這兒,葦歡歡突然哭了出來。

王琳趕忙安慰她:“過生日可不能哭,快許願吧。”

幾雙充滿善意的眼睛溫暖的燭光讓葦歡歡難以控製情緒。

她看著蛋糕,兩手相握,哽咽而虔誠:“我隻有一個願望,來生讓我在奶奶肚子裡長大,讓我叫她一聲媽媽……”

榕城的三伏天,像是個密不透氣的大蒸籠。

葦歡歡滿頭大汗走來,仰望著律師事務所高大肅穆的廊柱,侷促的整理著自己的儀容。

她不敢在門口等沈鶴淵,怕被他的同事看見,拐了個彎,一瘸一拐地去停車場找到了那輛熟悉的轎車。

蹲在車門前,不知過了多久,車“滴滴”兩聲,解了鎖。

葦歡歡急忙轉頭站起來,喊了句:“小叔。”

走過來的男人長身玉立,看見她的一刻皺了眉。

葦歡歡從破舊的揹包裡拿出一個嶄新的保溫飯盒,迎上去:“我今天做了你喜歡的油燜大蝦……”

她知道,每次開庭,他總是會忙得忘記吃飯。

沈鶴淵站在原地,目光不悅:“我說過,讓你不要再送了。”

葦言,葦歡歡腳步一頓,啞聲解釋:“可是……你的胃不好。”

沈鶴淵視線下落,那捧著飯盒的手瘦而粗糙,很難讓人相信它來自一個剛十九歲的女孩。

“和你無關。”

他冷聲拒絕,掃過她皺巴巴的衣服,不耐道:“倒不如把錢存著給你奶奶買藥,或者學點文化。”

葦歡歡雙手一僵,笨拙的隻能用無措的眼神看著他。

她存了給奶奶買藥的錢,但學習的費用太高,她根本負擔不起。

沈鶴淵收回眼神,拉開車門坐了進去。

“小叔。”葦歡歡看著那淡漠的側顏,心底泛酸。

“幫你奶奶打贏官沈的事已經過去三年了,你冇必要三天兩頭的過來謝我。”

沈鶴淵打斷她,又補充了一句:“我已經煩了。”

風輕雲淡的五個字像是冰刺狠狠捅進葦歡歡心裡,讓她全身都好像被凍僵。

三年前,與她相依為命的奶奶被車撞倒,肇事沈機卻以奶奶的拾荒車違停為由反咬一口。

是沈鶴淵幫他們打贏了官沈,最後也隻是象征性地收了十塊錢的律師費。

那年,她十六歲,不知道從哪兒聽人叫沈鶴淵“小叔”,於是她也跟著叫他“小叔”。

這一叫,便再也改不了口。

“小叔,你嚐嚐……”葦歡歡不敢碰一塵不染的豪車車門,伸長手想再將飯盒遞給他。

沈鶴淵已經升上車窗,發動了車子。

飯盒被擋在玻璃窗外。

葦歡歡張了張嘴,可心口突然傳來一陣絞痛,阻斷了呼吸。

“嘭”的一聲,手中的飯盒因為顫抖摔落在地。

飯菜四零八落。

葦歡歡緊緊揪著衣服,唇色泛紫地大口喘息。

車輪將散落在地的蝦碾碎,而後離開了停車場。

沈鶴淵睨了眼後視鏡,裡頭越來越小的人捂著胸口弓著身,好像在忍受著什麼巨大的痛苦。

他蹙著的眉又緊了緊,終是收回了視線。

好一會兒,葦歡歡才滿頭冷汗地緩和了不適感。

最近不知為何總是呼吸困難,但她也冇在意。

葦歡歡蹲下身,撿起飯盒,收拾乾淨後落寞離開。

剛回到衚衕口,一群孩子就圍了過來。

繞著她,拍著手叫著:“小瘸子,小瘸子變大瘸子……”

葦歡歡從一開始的傷心大哭到熟視無睹用了十年時間。

穿過狹窄又潮濕的巷道,她進了一個被廢紙廢瓶子填滿的小院子。

葦歡歡將所有不好的情緒都丟掉,才脆生生地朝屋裡喊:“奶奶,我回來了。”

聽到聲音,滿頭白髮的葦奶奶拄著根斷了一小截的柺杖走了出來。

葦歡歡上前扶住她,想問她有冇有按時吃藥,卻聽葦奶奶歎了口氣:“歡歡,沈律師要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