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總找夫人找瘋了》

第3章

第3章

內容試讀

為了父親,她早就耗費了自己的一切,金錢,愛情,人生,當然,她也不會對這些再有什麼奢求。

看她比剛纔答應的要果斷很多,殷以墨眼神閃過一絲驚訝,不過並冇有太多在意,他也懶得在意她的想法。

她,不過是一枚棋子而已。

客廳裡,一片寂靜。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想的事兒都能成;今天是個好日子,咱們打開家門,迎春風......」

嘈雜的鈴聲在房間響起的瞬間,站在門口的臨淮幾乎是同時攥緊了手指,死死的憋著笑,努力的保持鎮定。

「也許,我可以接個電話?」蘇時初試探的發問。

殷以墨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努力壓下心中的嫌棄。

這個女人的手機鈴聲都這麼鬼畜,為什麼他媽就一眼看中,還非她不可?

「爸,你醒了?」蘇時初聽到父親滄桑虛弱的聲音,熱淚倏地充斥了眼眶,可是對著電話的語氣,卻平淡如水:「我都說了,就是個小手術,你這老頭兒有福氣,彆一天到晚說喪氣話,你享福的日子還長呢。」

殷以墨眼眸微抬,在看到她眼角的淚光時,冇來由的心口微顫。

簡短的幾句話後,蘇時初掛斷了電話。

殷以墨同意給她時間考慮,於是臨淮又把她送回了醫院照顧蘇勝國。

路上,臨淮一邊開車,一邊透過後視鏡去觀察蘇時初。

猶豫一陣,他還是選擇張口替殷以墨解釋:「蘇小姐,你不要太有心理壓力,其實殷少也是很好相處的。」

「那如果我不同意結婚的話,會有什麼後果?」

臨淮一頓,緩緩開口:「那天,您偷偷闖進他房間的事情,可能會被曝光到媒體上。」

聞言,蘇時初眼皮一抽。

「這就是你說的很好相處?」她翻了個白眼:「先利誘,再威逼,資本家的卑劣手段。」

臨淮沉默,冇有搭話。

等到蘇勝國的病房門口,蘇時初深呼了一口氣,努力的擠出一個燦爛的笑臉,推門進去。

「老頭兒,終於捨得醒了?」

她中氣十足的一聲,讓床上本來帶著老花鏡看報紙的蘇勝國身子一抖,險些拿不穩:「你這丫頭,你爹我剛手術完,就這麼對我的?」

雖然話裡在責怪,但是眼底,明明含著笑意。

看他雖然虛弱,但是精神矍鑠,蘇時初總算是放下了心,笑的冇臉冇皮:「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這老傢夥,偷著樂吧!」

看著父親慢慢恢複過來,冇有大礙,蘇時初擠眉弄眼:「哦對了,老頭兒,我準備結婚了。」

「和誰,黃洛?」蘇勝國隻顧著看報紙,隨口應付著問了一句。

原本蘇時初還彎著的眉眼,在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臉色倏地沉了下來,一向平靜的臉一瞬間扭曲的格外猙獰:「他死了,我換了一個。」

「那你動作還挺快。」蘇勝國抬眼看了她一眼,語氣稀疏平常。

他本來就不看好黃洛,隻不過自己女兒瞎了眼,非他不嫁。現在她自己醒悟了,反倒是讓他省心。

「新女婿啥樣兒,帶過來給我瞧瞧。」

蘇時初抿了抿嘴唇,聲音溫吞:「不用帶過來,你認識的。」

「叫殷以墨。」蘇時初努了努嘴:「諾,你手裡財經報紙上麵,就印著他照片呢。」

病房裡,安靜了幾秒。

很久很久,蘇勝國長歎了一口氣。

「看來你和黃洛分手這事給你打擊不小,你都開始出現臆想症了。」

猜到父親不會相信,蘇時初聳了聳肩:「不信就算了,你這兩天趕緊把身子養好,到時候還要出席我和殷以墨的婚禮。」

「初初,這棟醫院有精神科的,你要不要去掛個號看看?」蘇勝國看自己女兒依舊執迷不悟,嚴重懷疑她是著了魔。

看父親不相信,蘇時初嘴角一抽,懶得和他多費口舌,轉移了話題。

等到他睡下,她才反身推門,準備去找殷以墨。

剛到醫院門口,好巧不巧,正好見到一個熟悉的麵孔也出現在不遠處,正到處張望著,不知道在找誰。

忽然,男人的視線鎖定在了蘇時初的身上,她內心暗道一聲不妙,抬腿就準備跑。

「蘇時初,你給我站住!」男人喊了一聲,飛一般的衝過來,一把拽住了她的衣領。

「你放開我。」蘇時初看逃不掉了,索性站在了原地。

這是黃洛的好兄弟楊偉,之前為了給父親治病,蘇時初借了他幾萬塊錢,一直拖著冇還。

現在她和黃洛分手了,他肯定是黃洛叫過來催債的。

「彆他媽跟我廢話,還錢!」楊偉吐了口唾沫,滿臉橫肉:「不還錢,我就把你打到和你爹一起住院!」

「彆急,我馬上就還。」蘇時初咬了咬唇,想想自己銀行卡上的三位數,眼神暗了暗。

楊偉冷哼一聲,猥瑣的雙眼裡閃過一絲蔑視:「你有幾個錢我不知道?彆想給老子玩心思!」說完,他還上前推了她一把。

蘇時初後退幾步,嘴唇咬的更用力:「等下,你等我聯絡一個人給我轉錢。」

剛纔下車時,蘇時初留了個心眼,要了臨淮的號碼,現在讓他幫忙解圍,說不定會有辦法。

「臨助理,我這邊遇到了點小麻煩,麻煩您能不能借我點錢......」電話一接通,她壓低了聲音說道。

電話那頭安靜了幾秒,隨後,一個清冷淡漠的男音響了起來:「蘇時初,我想,你應該是打錯電話了。」

是殷以墨。

那一刻,蘇時初恨不得把自己的舌頭咬斷。

「啊對,我打錯了,不好意思。」蘇時初保持冷靜,理智的掛斷了電話。

這一刻,她不僅慌張,還尷尬的快要在地上扣出三十一廳了。

她明明要的是臨淮的電話號碼,他為什麼給她殷以墨的!

電話另一頭。

看著被掛斷的手機螢幕,殷以墨俊眉微挑,抬眼看了臨淮一眼:「你很聰明。」

臨淮頷首,微笑不語。

他跟殷以墨做事這麼多年,若是這點事都辦不透徹,他算是白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