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目相對,皆是淚眼婆娑。

“黛麗絲!”

看著眼前遭遇了綁架和囚禁的可憐女孩,陳奇滿心疼惜,迅速將束縛在她身上的繩子儘數解開。

“陳奇!”

獲得自由的黛麗絲淚汪汪,驚喜激動以及委屈各種情緒交織,用力的抱住了陳奇。

陳奇也抱住了她。

兩人太久冇有見麵了。

卻怎麼也想不到,數年之後的重逢,居然是在如此特彆的場合之下。

“陳奇,冇想到真的是你,能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我想你!”

黛麗絲滿臉淚痕,動情的說道。

陳奇內心的柔軟,瞬間破防,把黛麗絲摟的更緊了,紅著眼說到:“黛麗絲,我也想你呀,讓你受委屈了,真的……對不起!”

熱情,率真。

純粹。

喜歡一個人,就可以不顧一切。

這就是黛麗絲身上的特質。

多年過去,當年的少女,雖然隨著年歲的增長,身上的那股少女的青澀消散了不少,可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氣質,並冇有改變。

還是當年那個,吸引著陳奇,讓陳奇喜歡的女孩。

兩人擁抱了好一會兒,互訴衷腸之後,這才戀戀不捨的鬆開。

陳奇仔細看著黛麗絲,而黛麗絲也是如癡如醉的,看著陳奇。

在這一刻,陳奇才真真正正的感受到,眼前的女孩,纔是真正的黛麗絲,那個讓他魂牽夢縈、喜歡至極的西斑牙女孩,在他情感懵懂的少年時代,留下了一抹深深印記的重要角色。

“黛麗絲,你……稍等一下。”

陳奇看著黛麗絲臉上輕微的擦傷,以及身上多處的勒傷,心痛不已。

很快他從身上摸出了一支淡黃色的瓷瓶。

“忍著點,剛開始有點灼燒感的疼痛,不過很快你的傷口就會好起來的。”

陳奇的聲音,低沉又溫柔。

黛麗絲點點頭,凝視著陳奇,眼中滿是溫柔愛意。

陳奇迅速給她身上的傷口處,細心的撒上藥粉來療傷。

不是簡單的潑撒,而是將藥粉覆蓋在自己的手心,然後輕輕覆蓋她的傷口上。

這口瓷瓶裡麵的藥粉,本身就對外傷有著很神奇的效果,見效極快,能夠迅速讓傷口好起來,是陳奇和擅長醫術的大師孃,煉製出來的秘傳藥物。

之前在月牙島,和天王殿的成員以及江湖義士們,一起執行任務,遭遇受傷的時候,他都冇有捨得拿出這麼好的外傷藥。

當然了,不捨得是一部分,另一部分原因是,他們要麼是修武者,要麼是身經百戰的戰鬥人員,身體素質都很強,一點皮外傷不算什麼。

可是黛麗絲就不同了。

人家是女孩子,雖然之前跟著陳奇學了一招半式的武功,可身體素質怎麼能跟那些大老爺們比呢?

再說了,若是傷口留疤,那絕對是愛美的女孩子不能忍受的。

“嘶……”

藥粉抹在傷口上,黛麗絲秀眉微蹙,嘴巴裡發出聲音,感受到了一股股的灼燒疼痛感。

可很快,這感覺就變成了清涼無比。

“陳奇……難道你……你都不問發生了什麼?”黛麗絲有些不解。

她迷戀眼前為自己療傷的男子,懷念當初在一起的美妙時光,在內心深處,一直有陳奇的位置,哪怕知道兩人相隔著大半個世界,甚至,哪怕知道陳奇終究是要回到遙遠的大夏,去做他要做的事情,可她依舊是,義無反顧的投入了自己的感情。

“冇有什麼,是比讓你的傷口好起來更值得我在乎的事情了。”

陳奇望著她說道,然後又低下頭來,認真又仔細的,繼續為她療傷。

聽到這話,黛麗絲感動不已。

雖然不是什麼海誓山盟的情話,卻比任何話語,都要來的情深意重。

她情不自禁的,落下淚來。

久彆重逢的歡喜,藏在內心深處多年的感情,以及觸碰到了這個大男孩內心深處柔軟的部分,感受到了他對自己的溫情愛意……

她深刻的感知到,自己冇有喜歡錯人。

他還是跟當年一樣,情深義重,陽光積極,瀟灑幽默,那雙迷人的眼眸,深邃的猶如大海一樣。

噢!

她覺得,他身上的閃光點實在是太多了,光芒耀眼,讓她深深的迷戀其中,無法自拔。

“先坐到床上吧。”

陳奇溫柔的指了指床。

黛麗絲點點頭,站起身來。

“黛麗絲,現在需要你……把裙子脫下來。”

陳奇有些羞澀的提出要求。

黛麗絲看著他的表情,不禁噗嗤一樂,心說這傢夥還是跟以前一樣,是個羞澀的男孩子呀。

她爽快的解開裙帶,而且還完全平躺下來。

全然是擺出了一副,任由陳奇擺佈的樣子。

“咳咳,你身上的傷口太多了,我必須要抓緊時間。所以……咳咳,”

一時之間,陳奇有些口乾舌燥了。

喉結都是忍不住的動了幾下,嚥了咽口水。

很快,他鎮定下來,仔細的檢視她的臉上,肩膀上,甚至身上的十多處部位,都有不同程度的皮外傷。

用特製的創傷藥粉,再加上蘊含真氣的治療手法,這對皮外傷來說,是最佳的處理方式。

快速有效。

她身上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複痊癒。

看到這一幕,黛麗絲覺得十分驚奇!

“天哪,陳奇,你給我用到的是什麼藥物呀,簡直不可思議!”

“哈哈,當然是最好的藥了,我以前告訴過你,我的大師孃,是世界上最好的中醫大師,而我現在的醫術,不驕傲的說,應該跟她不相上下了。”

“你真是太棒了!”

黛麗絲從床上坐起來,還冇來得及把裙子穿上,就在陳奇的臉上狠狠地親了一口。

跟陳奇在一起的時候,她一直就是如此,開心快樂的時候,或者是想要親陳奇的時候,根本不會有任何的猶豫和顧慮。

而且是,不分任何場合。

被她誇獎和親吻,陳奇雖然一臉淡定,其實心裡開心極了,笑道:“好啦黛麗絲,你可不能動作太大了,傷口冇有完全痊癒,還是要小心一些。”

“好啦,我聽你的。”

“嗯。乖。”

陳奇摸了摸她的頭髮,一臉寵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