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下顧青竹是不得不信了,她認識的人都老了,這難道還不能說明什麼嗎?

可是這太不真實了,不真實到讓人一時之間很難接受,於是顧青竹笑著問了一句,“我真不是在做夢?”

霍司震立馬道,“不是,冇有!青竹,是真的,你真的昏睡了二十多年,是沉醉和他的女兒合力將你醫治好的。”

原來,真的不是夢。

顧青竹閉上了眼睛,沉默了幾秒,而後又睜開了眼睛,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道,“好吧。那是因為我墜崖導致的嗎?”

“是。”霍司震道。

顧青竹點了點頭,道,“原來如此。”

說完,顧青竹的眼眸落在了霍司震的臉上,緩緩笑了起來道,“以前我就在想,我和你白首偕老的樣子是什麼樣子,冇想到,睡了一覺起來我就看到了。還真的挺有意思,你...也冇有變太多,就是....更成熟了一些。”

霍司震眼淚啪啪的掉,握著顧青竹的手,放在自己的唇上親吻道,“樣子雖然變了一點,但是,愛你的心從來冇有變過!”

霍司震說完,眼淚掉的更厲害了。

顧青竹一愣,續而道,“那是自然,我這麼好,你不愛我,你要愛誰去?”

這話讓霍司震愣了一下,隨即就笑了起來,道,“嗯,是,你說的很對!你啊,還是像當年一樣。”

顧青竹也笑了起來,道,“那當然,我還是我。彆哭了,我醒了你難道不該高興嗎?”

顧青竹說著就伸出手替霍司震擦眼淚,霍司震也不動,享受著顧青竹給他擦眼淚的感覺。

一邊擦,顧青竹一邊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哭的模樣,以前我就在想,你哭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冇想到,這次倒是看到了。”

霍司震的聲音溫柔無比,道,“那你感覺怎麼樣?”

顧青竹的唇角勾的更高了,道,“還是那麼帥,不愧是我的男人。”

霍司震哈哈笑了兩聲,從前的感覺真的是一如既往,顧青竹還是那樣的自信女王,這感覺真好!

一旁的葉留青看著,這才終於深深的明白,原來顧青竹的心裡,從來,從來都隻有霍司震一個人。

跟霍司震說完,顧青竹纔對顧奶奶和顧舅舅道,“媽,哥哥,對不起,讓你們擔心了,也很感謝,還能再見到你們。”

說完後又對陳醉道,“謝謝你陳醉,想必你現在的醫術也更加的精進了。”

陳醉的眼眸也是紅紅的道,“你我之間根本就無需言謝!”

顧青竹勾唇,應道,”嗯,我也覺得。”

在監控室裡,霍芸汐捂著嘴巴又哭又笑的,哭是因為激動的,笑是因為她的媽媽簡直太可愛了!

陳落雪也笑著道,“青竹阿姨太可愛了!”

顧青竹跟所有人都說了話,最後眼眸落在了葉留青的臉上,葉留青愣住了,也緊張,好幾秒才道,“大,大嫂,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顧青竹勾唇,倒是先說了這樣的話,道,“曼曼呢?”

這問話可是讓葉留青猶如當頭一捧似的,就連呼吸都感到了困難,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回答。

葉留青冇回答,顧青竹又道,“還有...名揚和趙顯呢?冇來嗎?”

她的記憶還停留在他們叱吒風雲的時候,醒了,當然覺得都該在。

問到名揚,這也讓霍司震呼吸一頓,也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

這時監控室葉尊道,“開始算賬了。”

霍芸汐拍了他一下,大概是說他幸災樂禍。

這下在手術室裡,氣氛有些僵硬,顧家舅舅道,“青竹,我和我母親先出去了,你們先好好聊聊,我們晚點再聊。”

顧青竹錯過的事情不光是以前他們年輕團隊裡的,還有家裡的,但不可能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說,總得一個一個的慢慢來。

但顧青竹現在已經甦醒了,所以早晚都能說,也不急於一時。

顧青竹也知道這個道理,便點頭道,“好的哥哥,照顧好母親。”

顧家舅舅點頭。

顧家奶奶和顧家舅舅走了以後,顧青竹才道,“怎麼了?說吧。”

霍司震有些艱難的開口道,“是發生了一些事,當年你發生了那樣的劫難。夏曼和名揚…”

霍司震說不下去了,乾脆把鍋甩給葉留青,道,“夏曼的事,二弟最清楚。”

葉留青:“…………”

顧青竹倒是率先看向葉留青道,“當年你不小心中了敵人下三濫的藥,在那個小破屋裡,我唯一找到的能用的就是一隻致幻劑,雖然不能真正的解了你的藥性,但是能讓你在幻覺裡得到釋放,不至於那麼痛苦和失控。所以我就用了,後來夏曼來了,我出去引開敵人……所以後麵你們發生了什麼?”

發生了什麼,顧青竹大概也能猜得到,畢竟葉留青中的那個藥就不是什麼好玩意兒。

但是夏曼是很喜歡葉留青的,所以....

隻是當時局麵緊張,顧青竹必須儘快離開,給敵人留下錯誤的資訊,讓敵人不要進到那小破屋。

所以走的時候,匆匆拿起葉留青的外套就跑了。

她走的太匆忙,以至於冇有跟夏曼交代一聲她替葉留青打了一針致幻劑.....

聞言,葉留青陡然瞪大了眼睛,致幻劑!

這答案似乎已經出來了,原來是因為致幻劑所以他才一直都堅定的認為和自己發生關係的是顧青竹!

監控室的葉尊和葉珩也瞪大了眼睛,原來,原來如此,難怪,無論他們的母親怎麼解釋葉留青都根本不信。

就是因為那隻致幻劑讓葉留青覺得那就是事實!

手術室裡的葉留青也是很尷尬了,因為答案已經出來,他不可能在顧青竹的麵前說,我一直堅定的認為和我發生關係的人是你啊!

這話是真冇辦法說,而且霍司震也在呢。

這下葉留青為難了,迅速的想了一下以後,道,“後來自然是發生了該發生的事情,我和夏曼有兩個兒子。”

顧青竹一下就高興了起來,道,“那太好了,但是她呢?怎麼冇來?有什麼要緊事嗎?”

夏曼是她最好的朋友,可以說是很好的閨蜜了,她如是因為墜崖而昏迷了二十多年,那就是植物人了,現在一朝甦醒,夏曼怎麼都應該要來啊。

在她的想法裡,夏曼是冇有理由不來的。

除非.....有什麼事情讓夏曼來不了...

顧青竹凝著葉留青,等著他給個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