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月被動的拿著玩偶,疑惑的朝著顧靳言望去,畢竟薑小雅這樣說肯定是有所緣由的。

“明天我想帶昊昊和阿昭去公司,小雅不太想去,所以就想著讓你陪著她了。”顧靳言上前解釋著,順便點明瞭原因,“就是上次跟你說的那件事。”

“阿昭也有點想去,所以我就想著帶阿昭一起出去走走。”

經過顧靳言的提醒,薑月這纔想起來有這麼一回事,不過上次說的是薑明昊想要一樣東西,所以才靠的顧靳言那麼近,現在這是換成了另外一件東西,還是利用這個理由去購買?

但不管是哪個薑月都不會拒絕,她好像都已經很久冇有收到過孩子們的願望了。

也許是生活質量變的更好,就連需求都變少了。

“去吧,小雅不願意去的話就留下來陪我,正好你趙姨最喜歡的就是你了!”她伸出手捏了捏薑小雅的臉蛋,重點說了趙菲。

果然,下一刻薑小雅就撇了撇嘴,顯然不太情願。

其實薑小雅不是不喜歡趙菲,而是趙菲有時候太過熱情,這樣一來就讓薑小雅有點承受不住熱情。

畢竟誰會喜歡滿臉的口水呢?

但為了能夠留在媽咪的身邊,薑小雅決定忍辱負重,毅然決然的點頭,“好,小雅就在家裡陪著媽咪和趙姨!”

看著薑小雅一臉無謂犧牲的模樣,薑月再也冇忍住的笑出聲。

而趙菲也正好從外麵進門,聽見薑月的笑聲就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說什麼呢?該不會是小雅給你說了個冷笑話吧?我也要聽!”

薑小雅連忙從薑月的懷中將自己心愛的小熊給搶了回去,然後鼓著臉蛋看著趙菲喃喃道:“纔不是冷笑話,小雅不會說冷笑話!”

“這是怎麼了?”趙菲莫名被凶了一下,但她並不覺得生氣,反而是被萌的不行,誰能對著一個白白嫩嫩又五官精緻的小女孩生氣呢?

尤其是那雙靈動的大眼睛,睫毛眨巴眨巴著,就好像是小蝴蝶一樣。

“算了,我的小寶貝說什麼都是對的!不會冷笑話就算了,你趙姨我什麼都會!”她不僅僅隻是說來哄孩子的,為了展現自己無所無能,直接張口就說了個冷笑話。

就是這笑話有點太冷了,以至於在場的人冇有一個人理解裡麵的笑點,尤其是三個孩子紛紛朝著她投去疑惑的目光。

趙菲頓時覺得很失敗,但她隻是沮喪了一下,隨即揮了揮手錶示自己下次再來。

晚餐的時候蘇柔才姍姍來遲。

自從上次與薑月兩人有過那樣的對話後,蘇柔就很少出現在薑月麵前,她不出來薑月也不會去勉強。

畢竟兩人都需要給對方一個冷靜調整的時間。

一雙筷子將糖醋裡脊夾在了薑月的碗裡,她一轉身就看見蘇柔滿含歉意的目光,心裡瞬間柔軟的不像話。

她哪裡想和自己的母親這樣疏離呢?

這簡直就是在折磨自己!

一頓飯的時間,母女兩人就重歸於好,在場的人都能夠感覺到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化,心裡皆是偷偷鬆了口氣。

顧靳言則是藉著這個機會提出家庭野餐的提議,孩子們畢竟還是要接觸大自然,現在薑月這樣不方便出門,不如就在顧宅範圍內解決了。

而他提出的時間正好就是與蘇門影一決勝負之後,他對這次的計劃很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