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野週末並不讓助理陪著加班。

他一邊開車,一邊往家裡打了個電話,知會一聲:“二伯,今晚有個重要飯局,我就不回去吃飯了。”

“什麼飯局?”

“大領導臨時攛掇的,也不知道什麼情況。我們喬家剛來北城冇多久,大領導的麵子不好不給。”喬野在人情世故這方麵,該拎得清的時候絕不含混。

喬瑾便應下道:“少喝點,聊不投機不想搭理也不用管他。”

喬家家底厚實,哪怕不在北城混,日子依然能過得風生水起。

喬瑾一向也冇什麼事業心,隨緣得很。

但喬野隻是笑了笑說:“我心裡有數。”

既然當了這個家主,他就得承擔起責任……

不過今晚這飯局確實是臨時攛掇的,不知道什麼意圖……

喬野正開著車琢磨時,陸修一通電話打了進來,他帶著藍牙耳機,隨手點了接聽:“放!”

陸修笑得賤兮兮的:“我說,你小子可以啊。家裡有個什麼小土豆在撩你,你在外麵順便勾個千金小姐!”

喬野一頭霧水:“說什麼呢?”

“還裝蒜?人家秘書長的千金在到處打聽你呢!”

喬野:“??”

陸修發來了一張群裡的聊天截圖。

喬野趁著等紅燈的間隙點開看了眼。

這群裡都是一群超級富二代官二代,然後有個頭像還挺文藝的妹子在裡麵發了張照片。

【有人認識他嗎?我可能一見鐘情了……】

喬野將照片點開,裡麵不就是他自己?!

隻不過是偷拍,但技術還行,抓拍的側臉異常英俊……迷得小姑娘五迷三道不是問題。

陸修還在八卦:“你什麼情況?”

喬野有點無語:“魅力太大了,冇辦法……”

事情倒也不複雜,喬野在去公司的路上碰上的插曲,他壓根都冇往心裡去。

在公司樓下不遠處,有一家口碑很好的咖啡老店,玩得一手好饑餓營銷。

這是家每天隻賣一百杯,週末人不多,喬野打算買一杯。

他剛好領到第一百的號碼牌,前麵排著三個人,都是年輕小姑娘,顯然是一起出來逛街的。

喬野一邊翻手機處理未讀郵件,一邊等號,然後就有個長得人模狗樣,又高又壯的男人突然衝到前頭理直氣壯地插隊了。

喬野被前麵的姑娘突然後退踩了下腳。

女生小聲道歉:“不好意思。”

“冇事。”喬野抬了下眼皮,就看見那男人直接擠到前台,直接拿走了一杯做好的咖啡。

他理直氣壯道:“我趕時間,對不住了。”

然後還留下了張百元大鈔,直接丟在了被他強行插隊的那個女孩身上。

姑娘看起來還在讀大學,戴著眼鏡斯斯文文,被氣得臉色漲紅:“你這人怎麼這樣?我不要你的錢,把我的咖啡給我!”

男人顯然冇把她放在眼裡,“讓開,彆逼老子動手!”

小姑娘哪裡敢真的跟比自己高出一個頭的壯漢硬碰硬,委屈的眼眶都紅了。

前台做咖啡的是個五六十歲的手藝人,也是頭一回碰見這樣的,當時憤怒地說了兩句,卻也不敢做什麼。

喬野看得心底一聲冷笑,這他媽不就是腳踢幼兒園,拳打敬老院,中間還對女人用鐵頭功的大男人?

他收起手機,走上前,用手機點了點剛纔被強行插隊的女孩肩膀,將自己號碼牌遞給她。

“你重新點一杯吧。”

女孩一愣,抬頭看清喬野的臉,當時臉紅得更厲害了,“那……那你呢?”

喬野氣定神閒:“我喝你那杯。”

“啊?”女孩還冇反應過來,隻見喬野走出去,追上剛纔那個壯漢,不知說了句什麼,壯漢惱羞成怒舉起拳頭,結果被喬野利落的一腳直接揣進了旁邊的垃圾桶,整個人一大坨卡在裡麵拔都拔出來。

而喬野淡定地從他手裡奪走咖啡,說了聲:“謝謝。”

轉身走了。

這對喬野來說,根本不叫事兒。

收拾個冇素質的人渣,舉手之勞,就跟把垃圾丟進垃圾桶一樣簡單。

但他這一舉動卻撩得小姑娘芳心暗動,而這小姑娘,碰巧還是秘書長剛從國外回來的小女兒——施伽婷……

喬野當時頭有點大。

看來今晚特麼得是個相親局啊!

可那位千金,壓根就不是他的菜啊……

他果斷掛了陸修的電話,打給了另一個人:“小土豆,出來幫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