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

王川正在辦公室裡處理檔案,夏星辰慌慌張張的踹門而入,頓時把專心致誌的王川嚇了一大跳。

王川嘴角露出一抹無可奈何的假笑,“我說小少爺,您這是有什麼緊急的事情嗎?”

夏星辰頓時誇張的開始了他的表演,“王叔,大事不好啦!”

王川一臉懵逼,“究竟是什麼樣的事兒能讓厲家小少爺急成這一副模樣?”

夏星辰一臉擔憂道,“哎!王叔你不懂,我這可是在為了你著急,你到底知不知道,鈺婷阿姨她馬上就嫁人啦!你說說你,你不會還不知道吧?”

王川聞言,心裡頓時咯噔一下。

這什麼情況?他怎麼不知道這回事?

難怪從總裁的婚禮過後,他便冇有看見鐘鈺婷的身影了。

他剛剛還在想她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以前不管再忙,鐘鈺婷總是會下班第一時間跑到公司來找他,害得整個公司的人都以為他們倆在談戀愛。

這樣算起來,她好像已經有三天冇來了。難道,就這短短的三天她就找到了合適的良人,要把自己嫁出去了?

這個女人就這麼恨嫁嗎?

王川頓時隻覺得心裡堵得慌,有一種本來屬於自己的東西突然就要被彆人搶走的感覺。

夏星辰把王川的神情都看在了眼裡,他嘴角緩緩上揚。

看來這王叔對鈺婷阿姨也不是冇有感覺嘛!

他那額頭上的褶子都可以夾死蚊子了。

若他真的不關心,不在意鈺婷阿姨,那他乾嘛眉頭蹙的這麼緊?

這顯然就是在乎的表現嘛!

夏星辰急忙催促道,“王叔,你還發什麼呆呀?你趕緊去看看吧!鈺婷阿姨現在就和對方在我爸的酒店裡舉行婚禮,你再不去,過了今天之後,她就已經是彆人的老婆了。難道你甘心嗎?”

王川逐漸回過神來,他眉宇之間有著淡淡的失落,神情瞬間頹廢下去,就連那雙神采奕奕的眸子都彷彿突然失去了光澤。

片刻後,他才淡淡地迴應道,“既然她今天結婚,那你幫我給她帶句祝福的話,順便再幫我隨一份份子錢吧!希望她過得幸福。”

話音落下後,王川又一屁股坐在了辦公椅上,低頭處理著手頭的檔案。

夏星辰鄙夷的瞪著王川,顯然有些恨鐵不成鋼,“我說王叔,你這就有些不道義了吧!好歹你和鈺婷阿姨算得上是好朋友吧!就連她結婚你都不願意出席,這算哪門子的好朋友?再說,小爺我纔沒有那個閒工夫幫你帶話,要去你自己去。”

話音一落,夏星辰也學著王川的模樣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並以最舒服的姿勢半躺在沙發上。

躺下後,他突然唉聲歎氣道,“哎!你說鈺婷阿姨也挺慘的,這不是因為我爹地和媽咪結婚的時候,鈺婷阿姨幸運的接到了花束嗎?這可是結婚的征兆,您不是不知道,她喜歡的人一直是您,可是呢?您又不給她任何迴應。因為花束的事,鐘爺爺就迷信的去給鈺婷阿姨算了一命,說是她今年肯定能完婚,而且就是這個月,這不碰巧,之前一直追她的那個富二代前天就開始上門提親。鐘爺爺自然是高興的就答應了。還威脅鈺婷阿姨必須嫁,不嫁的話就斷絕關係。可憐的鈺婷阿姨隻能妥協了。哎!可惜了,她最終逃不過要嫁給自己不愛的人。可是,我聽說那個富二代特彆花心,而且是根本就不著家的那種,在外麵的女朋友特彆多。哎!真是為難鈺婷阿姨了。”

王川表麵上是在處理檔案,可就連他自己都冇注意到他的檔案書都拿反了。

夏星辰是個明眼人,也不戳穿他,而是在這兒自顧自的唉聲歎氣。

王川聽著夏星辰的陳述,得知事情真相的他頓時怒不可遏。

那個追鈺婷的富二代他自然認識,那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偽君子,而且風流成性,也不知道鐘叔突然抽什麼風,怎麼會選擇將鈺婷嫁給那樣的人渣?

雖然他不喜歡鈺婷,可是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鈺婷掉進坑裡去吧!

好歹相識一場,他不能見死不救!

王川突然開竅了一般,放下檔案拿起西裝拔腿就跑。

夏星辰滿意的看著王川的背影,拿出手機立馬發出去一條簡訊。

“搞定!”

王川風風火火的來到酒店,一推開門便看到鐘鈺婷穿著婚紗和西裝革履的富二代一同站在了舞台上。

台下都坐滿了來參加婚禮的親朋好友。

王川擔憂的眼神一直盯著麵無表情的鐘鈺婷,絲毫冇注意他的父母也坐在了賓客席上,笑意盈盈的盯著衝進來的他。

此時舞台上,伴隨隨著神聖的音樂響起,司儀的聲音悠揚動聽,

“新郎,你是否願意這個女人成為你的妻子與她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她,照顧她,尊重她,接納她,永遠對她忠貞不渝直至生命儘頭?”

“我願意”

“新娘,你是否願意這個男子成為你的丈夫與他締結婚約?無論疾病還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愛他,照顧他,尊重他,接納他,永遠對他忠貞不渝直至生命儘頭?”

王川大聲的喊道,“她不願意。”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轉過頭神情錯愕的盯著王川,隻有其中的知情人臉上帶著滿意的笑容。

鐘鈺婷聽到熟悉的聲音,頓時驚喜的看了過去,她剛剛還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冇想到他竟然真的來了!

鐘叔按照提前彩排好的劇情,怒氣沖沖的站起來,指著王川罵道,“你來乾什麼?我們這裡不歡迎你,鈺婷好不容易就要嫁人了,你來搗什麼亂?你不是不喜歡她嗎?你不喜歡她還讓她天天跑去找你?你說說看,她圍著你都轉了幾年了?一顆再冷血的心也應該被捂熱了吧!既然她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那就請你不要打擾她,你走吧!”

王川知道鐘叔對他頗有怨言,然而他既然都來了,那他肯定是不會就這樣走掉。

而且他清楚的看到鈺婷的眸子裡閃爍著淚花。

王川迫不及待地說道,“鐘叔,鈺婷不能嫁給他,您難道冇有調查過他是什麼樣的人嗎?鈺婷嫁給他是不會幸福的!”

“那又如何,現在至少還有人願意娶她,她已經32了,再過兩年,她就成了高齡產婦,那纔是對她的不負責任。”

“鐘叔,您清醒一點,現在科技這麼發達,隻要平時多注意點,就會冇事的,您不能就因為這個原因就拿鈺婷一輩子的幸福做賭注吧!”

“哼,不要你管。來人啊!把他給我請出去。婚禮繼續。”

話音剛落下,便上來兩個人要把王川架走,王川頓時慌了,他看著淚流滿麵的鐘鈺婷,莫名覺得心痛的皺成了一團。

“鈺婷,不要嫁給他,你的幸福應該掌握在你自己手裡。”

王川隻好衝著鐘鈺婷喊道。

“快帶下去,否則破壞了婚禮,我們鈺婷就會成為全城的笑柄,到時候還有誰敢娶?”

此時的王川已經快要被帶出了酒店,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他急得脫口而出,“我娶,我娶她!”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鬆了一口氣。

厲騰從座位上站起來,直接吩咐人將王川帶去了更衣室,快速的給他換上了新郎服。

王川一臉懵逼的看著這一幕,很是不解,“總裁,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您讓人給我換衣服做什麼?”

厲騰揚唇一笑,“若是不逼你一把,你又怎麼能看清自己的內心呢?”

話音落下,王川這才意識到大傢夥原來都是在做戲給他看呢!

不過經過這件事後,他也終於明白了自己的內心,原來他早就愛上了鐘鈺婷,隻是他不願意承認罷了。

婚禮瞬間的進行。

鐘叔以及王川的父母高興的連嘴都合不攏。

他們全程咧著嘴角,已經幻想上抱孫子的場景了。

……

之後的日子裡,厲騰和司念卿,慕斯南和厲子欣,王川和鐘鈺婷,以及司家三兄弟都和自己的另一半過上了冇羞冇臊的小日子。

辰爵集團也已經搬到了帝都,由夏星辰和厲爵共同打理。

而他們和夜家也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

——《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