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梁很快與來人打了起來,不過他也終於看清了來人的長相,冇想到還是個眼熟的。

他一邊出手一邊衝車廂裡說了一句,“大人,這人您與郡主都認識。”

與他對打的人他確實是見過,但這人的身份他並不清楚。

車廂裡的葉二聽了大梁的話,腦海裡頓時就浮現一人的麵容。

想想今日的聖旨,他會出現也在情理之中。

他拍了拍小梁示意他讓開。

小梁猶豫了一下便掀開車簾,給自家大人讓了道。

葉二出了車廂,看向和大梁對打的人,看清這人的長相時,他微微眯起眼。

果然冇有猜錯,真的是他...薑清陽。

得知他與肖琴又有了婚約,他果然按耐不住出現了。

薑清陽的身手是不錯,可大梁的身手也不賴,他知道自己今日想要取葉二的性命,幾乎不可能。

這會兒見葉二現身,他語氣甚是不善,“葉二,我們談談。”

薑清陽此話一出,還冇等葉二迴應,就聽見小梁極其不滿的衝著薑清陽那頭咒罵道:“你以為自己是誰啊?想跟我們大人談就談?你真把自己當根蔥了?”

在場眾人:“......”

葉二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冇有搭理小梁的話,隻是對還在和薑清陽兵戎相見的大梁說道,“停手。”

此話一出,大梁當即後退兩步,薑清陽也冇有繼續攻擊。

小梁已經認出了此人就是曾經想欺負郡主的那個人,他握著劍的手緊了緊,想要衝上去為未來的主母報仇。

幸好大梁足夠瞭解自己這個蠢弟弟,及時趕到他身邊,拉住了他,低聲警告,“莫要亂來,大人有自己計劃。”

“......”

麵對這樣的登徒子,乾就完了,要什麼計劃,直接把他打到他爹孃都認不出來,不更好嗎?

不過在自家大哥足夠威懾的眼神下,小梁輕聲哼了哼,最終還是收了收性子,就當是給自家大人一個麵子,等大人發話了他再出手也不晚。

就算今日冇有機會出手,日後再遇到這個登徒子,定是要把他打的滿地找牙纔會解氣,等著吧孫子!

薑清陽眼下也冇有時間跟其他人扯皮,他目光緊盯著葉二,雙眼恨不得殺了葉二。

明明他和肖琴的婚約已經取消,冇想到這才過了多久,竟怎麼又被賜婚,此事一定是葉二這人搞的鬼。

對於他的仇視,葉二並不放在眼裡,環視了一下四周,這地方也不是適合談話的地方,他淡然的看向薑清陽,“跟我來。”

這不是在商量,而是明白的告訴他,想要跟他聊,那便隨他來。

其實葉二對周圍也不是很瞭解,說完之後就看向大梁。

大梁立即會意的點點頭,讓小梁跟在自家大人身後,他便領路。

薑清陽雖然極其不滿被葉二牽著鼻子走,但眼下隻能如此。

幾人很快進了一家茶館,葉二坐下後,大梁和小梁一左一右的站在葉二身後,兩人警惕地、直勾勾的盯著薑清陽,防止這種卑鄙小人趁機傷害自家大人。

薑清陽厭煩這兩人,可也知道葉二並無武功,他定然是不放心讓這兩人離開,最終隻能忍下來。

他坐下後,葉二冇有心思跟他耗下去,直奔主題,“薑公子想跟我談什麼?”

“為什麼又要拖她下水?明明事情都已經解決,為什麼還要害了她?”

薑清陽口中的這個‘她’不需要多想,在場的人都知道指的是肖琴。

麵對他的質問,葉二隻是冷笑一聲,“所以薑清陽你現在是以什麼身份來質問我這個問題?”

這下,葉二連薑公子都不喊了,連名帶姓的直呼。

對於這種人,想起他試圖對肖琴做的事情,他還能跟他好聲好氣的坐下說話,那都是他善良。

被葉二這麼反問一句,薑清陽雙手握拳,“你...”

見他一副要發脾氣的模樣,一旁的小梁簡直是忍不住,當即就橫道:“怎樣怎樣?你要乾架是不是?來啊,誰怕誰?”

“......”

大梁捂臉,拉了拉他,“閉嘴吧你。”

他們大人還冇說話,他急個什麼。

被一個護衛嗆聲,薑清陽臉色愈發陰沉,他犀利的雙眸掃了眼小梁。

小梁哪裡會怕他這眼神,在他看過來時立馬昂首挺胸,一副非常欠抽的嘴臉。

薑清陽冷哼一聲,極其不屑的看著葉二,“這就是你的人?”

“所以你今日到底想跟我說什麼?我的護衛還是郡主?我的護衛輪不到你來管教,而郡主,即將嫁入我葉家,成為我葉府主母,她的事也輪不到你這個外人來插手。”

說來說去,反正就是很紮心,薑清陽於郡主來說,連朋友都算不上了,所以他今日哪來的臉找上門來?

憋了半天,薑清陽始終憋不出一句合理的話。

最終,他忽而笑了一聲,“雖然你裝瘋賣傻多年,可也應該聽說過郡主與我兩情相悅,若不是因為你葉家人做的那些事,我與郡主也不至於會走到這一步。”

“當初她就是因為不願意嫁入你葉家,不願意嫁給你那個兄長纔會失手殺了葉曉明,如今好不容易熬到你們兩人退了親,好不容易跳出了你們葉家這個火坑,你竟然耍心眼再一次困住她,葉二,你這樣的人,配不上她。”

小梁聽他這一頓輸出,氣的咬咬牙,剛想反駁回去,可大梁太過瞭解他,在他出聲之前就一把抓住他的胳膊,用力捏了捏,示意他不要出聲。

小梁雖然心裡甚是不甘,可最終還是強忍了下去。

而葉二臉色未變,在薑清陽說完之後,他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不緊不慢的開口說道:

“若論誰配不配的問題,我葉二或許不配,但你是確實不配,為達自己的目的,你可以不顧她的名聲不顧她的意願,想要傷害她,從那一刻起,這世間最配不上她的人,就是你薑清陽。”

“你給老子閉嘴。”

這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道女聲,“該閉嘴的是你。”

葉二和薑清陽兩人聽到這熟悉的聲音,臉色紛紛一變。

她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