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錚站在高台上,轉而麵向四方的北蠻百姓。

“百姓們,不可否認,北蠻與大盛,乃是世代血仇!”

“我大盛每逢秋收時節,北蠻賊軍便要前去擄掠一番。”

“所犯惡性,罪不可恕!”

話音剛落。

原本四周還激動無比的北蠻百姓,竟是瞬間陷入了一片寂靜。

大盛與北蠻的仇怨,早已積累百年。

這些,天下人都知曉。

可如今盛王殿下提起,莫非是還想要問罪北蠻?

但緊接著,他們便又聽趙錚的話音響起。

“不過,這一切皆是北蠻朝廷的罪責!”

“多年以來,北蠻朝廷無能治理百姓,隻能向外侵略。”

“他們所犯下的累累罪行,本王始終記著。”

“因此,本王纔會率領蕩北軍三萬將士,一同攻入北蠻,殺到北蠻皇都之外。”

“一切都隻是為了問罪北蠻朝廷!”

“可如今,北蠻朝廷倒是向我大盛投降了……”

聽到此,四周的北蠻百姓這才終於是放下了懸著的心。

他們又齊齊看向廣場四周的北蠻群臣,眼中都流露出了冷意。

他們北蠻的朝廷,的確都是一群罪不可赦的人!

不論是對北蠻境內的百姓,還是對大盛,都是罪不可赦。

北蠻的富強,從來都是這些當官的貴族。

其他的百姓,就隻能自求溫飽。

可偏偏到了戰士,北蠻朝廷卻要將他們這些平民百姓,推出去送死!

感受著四方百姓們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憤怒,北蠻朝廷群臣臉色都不由一白。

“這……這是何意?”

“今日,不是我們北蠻朝廷向大盛投降嗎?”

“為何大盛盛王一副要問罪我們的架勢?”

“難道,大盛盛王仍舊不願意放過咱們嗎?”

他們議論紛紛,眼中都流露出了濃濃的恐慌。

這種時候了,大盛盛王還在向他們宣佈著他們的罪行。

而且,更是將北蠻百姓的矛頭,直接引向了他們!

“啊……快救……”

可就在這時。

在北蠻群臣前方,忽的傳出一聲淒厲至極的慘叫聲!

聞聲,整片區域頓時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所有人都急忙循聲望去。

看到眼前一幕,他們的臉上都流露出了濃濃的恐慌!

“護駕!”

“快護駕!”

“陛下……遇刺了!”

北蠻群臣頓時慌亂到了極點。

所有人都手足無措,驚恐地看著眼前。

前方的完顏慷慨,此時身軀已經近乎癱軟。

而他的脖頸處,卻是插著一把匕首,鋒刃都已經深深地冇入了脖頸。

更有著鮮血四溢而出。

他睜大眼睛,長著嘴巴,嘴裡也有著鮮血滲出。

整個人已經在逐漸失去生息了。

“大膽!”

“抓刺客!!!”

而就在這時,高台之上,忽的傳來一聲暴喝!

似乎充滿了憤怒!

趙錚雙眼圓睜,怒視著下方,雙拳更是緊握。

“蕩北軍聽令,抓刺客!”

“穩住場麵,保護百姓!”

他一副急切高呼的模樣,可眼底深處,卻帶著一股平靜與漠然。

自今日進入北蠻皇都之後,他就已經料到了,完顏慷慨,必死!

既然卓陀淩空已經早早佈下了陰謀。

那麼,自此之後,卓陀淩空也勢必要除掉完顏慷慨這個北蠻皇帝,才能一舉掃平阻礙,在北蠻稱帝。

而趙錚,也的確是需要一個死去的完顏慷慨。

北蠻的確是可以成為大盛的藩國。

但他要讓北蠻朝廷重新洗牌,新確立的君王,也必須得是一個完全聽從大盛的人!

而人選,他也已經選好了。

與此同時。

蕩北軍也都齊齊動身了。

他們各自佈置好防衛陣型,對於他們而言,護衛趙錚,自然是最為至關重要的!

至於北蠻群臣,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之內。

一時間,此地陷入了莫大的慌亂。

今日北蠻朝廷向大盛投降,可完顏慷慨剛剛宣佈了投降的旨意,緊接著就遇刺了。

這對於整個北蠻而言,絕對是一件大事!

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慌亂之中,場麵混亂到了極點。

轟隆!

可就在這時,商聖公向著空曠處,扔出了一枚手榴彈。

手榴彈爆響,讓四周原本慌不擇路的所有人,全都下意識冷靜了下來。

人們雙腿都在發顫,在驚慌失措地看著四方。

對於這道聲音,他們簡直再熟悉不過了。

那是轟天雷的聲音!

可就在一片寂靜間,趙錚的話音再度響起。

“今日,本該是本王接受北蠻朝廷投降之時。”

“北蠻藩王完顏慷慨,已經下旨,自此之後,讓北蠻投降我大盛了。”

“可卻有人膽敢刺殺完顏慷慨!”

“隻是意在破壞我大盛與北蠻之間的和睦相處!”

話音落下。

四周的北蠻百姓頓時反應了過來。

這是在破壞北蠻朝廷與大盛剛剛修建起來的和善關係!

那麼,方纔完顏慷慨遇刺,便必定是有心人安排的了!

可,究竟是誰,竟然如此喪儘天良?

轟隆!

突然,遠處的一座房屋中,傳出驚天的聲響。

緊接著,房屋垮塌,有滾滾煙塵喧囂直上!

而先前來到房屋那邊的北蠻百姓,更是瞬間便被垮塌的房屋吞冇其中。

慘叫聲此起彼伏!

“怎麼回事?”

“哪裡又有轟天雷被引爆了?”

“是破壞兩國交好的賊人?!”

“對,必定是這樣,他們竟然還用了轟天雷!”

轟隆隆!!!

可就在所有人都議論紛紛間,又有轟天雷被引爆了。

四周的房屋接連垮塌,沖天的爆響聲連綿不絕。

滾滾煙霧,竟是迅速形成了一片雲霧,席捲四方。

像是要將整個北蠻皇都,都吞冇其中!

“不好!”

“皇都之中,早就被人埋藏好了轟天雷!”

“他們果然是要在今日,破壞我們北蠻投降大盛!”

“該死,究竟是何人?”

北蠻百姓的人群之中,很快就有人意識到了眼下的情況,在連連怒喝。

他們在不斷爆響的轟天雷中,卻隻能看到,一座座房屋垮塌,竟然在向著北蠻皇宮這邊,席捲而來。

這是要用早早設下的陷阱,來對付蕩北軍!

“要讓盛王殿下,也葬身於陷阱之中嗎?”

“該死!”

所有百姓都憤怒到了極點!-